栏目导航
体育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体育新闻 >
非常时期的“非常中超”让足球告别“金元时代”-中新
发布日期:2020-05-19 07:26   来源:未知   阅读:

  职业足球面临考验

  另外,国安、恒大这种外援基本没到位的球队就一定吃亏?还是像上港、大连、卓尔这样“人全到”的球队就一定稳赚不赔?其实都不尽然。有点常识的人都会明白,在现如今外援还有将近1/3都未归队的情况下,开赛后不可能照搬原有的要求。而不管是具体有什么限制,至少在这个环节上,相关主管部门会保证人数上的公平正义。这种情况下,各队拼的是什么?当然是国内球员的水平、板凳的深度,以及青训的后备力量。

  降薪“第二波”

  从现实角度来讲,球员对于降薪的接受程度有所不同,因为每家俱乐部的球员收入水平是不同的,而即便是效力于同一家俱乐部的球员,收入也是有所差异的。每名队员都在过去这段充满变数的时间内一直在坚持训练,积极等待联赛的正式开始。虽然新赛季联赛开期迟迟未定,但实际上从年初甚至是去年年底一直到现在,各支球队都在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着备战,有的球队甚至过年都没能回到国内。工作没停,工资照拿也是理所应当。

  昨天,中国足协发布《关于男足职业俱乐部与所属球员、教练员合理调整薪酬、共克时艰的倡议书》,这是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中国足协关于降薪发布的首份正式倡议。这意味着,降薪势在必行,但前提是建立在友好协商、互敬互信的基础上。在中国足协已经出台了限薪令的背景下,这一次可谓是“两连降”。

  浓缩赛程“让利”国足备战

  此外,中国足协之前已经出台了“限薪令”,以往那些拿着高薪的“中超豪门”球员们已经在不久前经历过一波降薪操作。而今,受到疫情影响,职业球员们的收入将要面临又一轮降低,相当于“两连降”,在短时间需要球员适应,也需要他们的理解和接受。

  在采访过程中,陈戌源还确认,中超预备队(U23队)及2001年龄段国青男足将参加新赛季中乙联赛。如果说“浓缩”中超赛程“让利”国足备战,那么中国足协安排国青踢中乙的用意显然也是未雨绸缪,为2001年龄段适龄球队冲击2024巴黎奥运会打基础、作储备??这正是陈戌源口中提及的“未来”概念。

  足协缩减中超赛程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最后四轮、亚冠联赛将分别占去一个月左右时间,原计划的中超30轮赛事不可能在四个月内完赛。

  比如,以往传统的主客场赛制如果真的变成两个不同赛区的安排,会让一些小球队受益不少。无论是哪种分区的方式,他们的开销一定会比常规主客场安排要少。而如果不进入争冠组,也不掉进保级组,那么这几个月的赛季结束之后,他们的“花费”确实要比一般赛季小不少。

  “跨年”比赛无可行性

  外界虽认为中国球员的薪金水平和中国足球的实力水准不相匹配,但职业足球运动员的高薪是市场所决定、所赋予的,中国足球和职业联赛改革大计,自然需要全方位的合情合理,而非仅仅是降低教练球员的薪水。

  非常时期的“非常中超”让足球告别“金元时代” 16支队预计分两组先踢常规赛后踢淘汰赛同时“减薪倡议书”正式公布

  在采访过程中,陈戌源多次提到“国家队备战的重要性”,甚至在总结中国足协足球改革三方面工作过程中,将“国家队组建体系改革”摆在第一位。

  我们等来了2020年的春暖花开,正在迎接初夏的脚步。中国足球也正在路上,这一次我们希望它是真的可以拨开乌云。

  4月25日,中甲俱乐部新疆天山雪豹足球宣布降薪,成为第一家在此次疫情期间降薪的中国职业俱乐部,这支经济状况捉襟见肘的中甲球队率先用降薪的方式“自我救赎”,也是向国内其他各级俱乐部释放的一个重要信号。这次因疫情而产生的降薪倡议书,其目的是让大家一起共克时艰,但从长远来看,这似乎也是中国足球在未来发展道路上挤掉泡沫的一次偶得契机。

  由此看来,那些一直以来重视青训或者能给更多本土球员以锻炼和比赛经验的球队,没准就会在今年的联赛中脱颖而出。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原定于今年2月开赛的2020赛季中超联赛已经推迟了两个多月。尽管各家职业俱乐部的投资人主要收入来源是他们擅长和精通的其他领域,但是没有比赛的日子意味着各俱乐部在足球方面的收入几乎为零,这无疑增加了各俱乐部的财务负担。在中超,球员和教练的薪金以及奖金是俱乐部支出的大头,尤其是外教和外援,因此这次降薪也包括外教和外援,这也是中国足协得到国际足联支持和理解后的决定。

  从陈戌源的表态来看,无论疫情对俱乐部赛事产生怎样的影响,为国足备战世预赛保驾护航都是中国足协当前工作战略的重点。直到目前,中国足协仍坚持,只要联赛能够开赛,那么全部赛事必须在年内进行完毕的原则。具体原因主要有几方面:首先,中超各俱乐部所在赛区城市的气候差异较大,像我国北方城市进入冬季后普遍“天寒地冻”,场地条件不适宜足球比赛室外正常开展;第二,目前各级职业俱乐部与本土及外籍雇员(球员、教练员、工作人员)签订的工作合同均以赛季也就是自然年为周期约定单位,相当一部分联赛参与者与俱乐部签订的协议都面临在今年年底期满的现实。即便有些人员的合同期未来几年内才终止,但按照约定,其本赛季工作截止日期一般来说最晚也都不会超过今年12月下旬。因此“跨年”比赛对于中超而言,基本不具备可行性。陈戌源透露,如新赛季中超联赛于6月下旬开赛,那么比赛赛制将发生重大变化。中超16支球队可能被分在两个组率先进行常规赛,随后再按照成绩划分,分别进行事关“夺冠、保级”的淘汰赛。

  中国足协相关人士透露,虽然本期上海集训是国足本年度最后一次长周期集训,但待到亚足联正式发布40强赛余下四轮赛程,国家队一定还会在今年下半年随国际比赛日周期安排集训,甚至热身赛。而考虑到国脚们均系俱乐部抽调而来,赛程过密不利于他们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适当减少联赛、杯赛场次也都合情合理,也符合国家队和俱乐部双方共同利益。

  足协掌门人的一席有关疫情下、新赛季中超联赛将如何进行的表述一石激起千层浪,现在就说“几家欢喜几家愁”还为时尚早,但对于16支不同的球队来说,他们所面临的压力和情况也不尽相同。

  有些球队或能逆袭

  作为俱乐部的投资人,降薪的确是减轻经济压力的一项举措,但同样要权衡降薪给球队士气带来的利弊影响。总而言之,中国足球正处在改革之中,这次疫情是不可抗力,但它所带来的影响和反思恰恰也是对中国足球的一次审视和变革的开始。

  多项特殊新规

  文/本报记者 肖赧 张昆龙 王帆 【编辑:丁宝秀】

  5月7日晚,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接受央视《新闻1+1》节目主持人采访期间透露,新赛季中超联赛如在今年6月底开赛,其赛制将面临重大改变。随后,5月8日中午,中国足协一份全新的“减薪倡议书”正式公布。尽管这两件事都被冠之以疫情这个特殊的原因,但对于业内人士,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都正式宣布了之前如火如荼的中超“金元时代”的结束。